行业动态

【长沙桑拿网】茶话

茶,是我国的特产,吃茶也就成了我国人民特有的习惯。无论是 都市,是城镇,以至乡村,几乎到处都有大大小小的茶馆,每天自朝 至暮,几乎到处都有茶客,或者是聊闲天,或者是谈正事,或者搞些 下象棋、玩纸牌等轻便的文娱活动,形成了一个公开的群众俱乐部。
茶有茗、荈、榄几个别名。据《尔雅》说,早釆者为茶,晚取者 为茗,荈和掼是苦茶。吃茶的风气始于晋代。晋人杜育,就写过一篇 《荈赋》,对于茶大加赞美;到了唐代,那就盛行吃茶了。
茶树的干像瓜芦,叶子像栀子,花朵像野蔷薇,有清香,高一二 尺。江苏、浙江、福建、安徽各省,都是茶的产地,如碧螺春、龙 井、武夷、六安、祁门等各种著名的绿茶、红茶,都是我们所熟知 的。茶树都种于山野间,可是喜阴喜燥,怕阳光怕水,倘不施粪肥, 味儿更香,绿茶色淡而香清,红茶色、香、味都很浓郁,而味带涩 性。绿茶有明前、雨前之分,是照着釆茶的时期而定名的,釆于清明 节以前的叫做明前,采于谷雨节以前的叫做雨前,以雨前较为名贵。 茶叶可用花窨,如茉莉、珠兰、玫瑰、木樨、白兰、玳玳都可以窨 茶,不过花香一浓,就会冲淡茶香,所以窨花的茶叶,不必太好,上 品的茶叶,是不需要借重那些花的。
吃茶有什么好处,谁也不能肯定。茶可以解渴,这是开宗明义第 一章。有的人说它可以开胃润气,并且助消化,尤以红茶为有效。可 是卫生家却并不赞同,以为茶有刺激祌经的作用,不如喝白开水有润 肠利便之效。但我们吃惯了茶的人,总觉得白开水淡而无味,还是要 去吃茶,情愿让神经刺激一下了。
唐朝的诗人卢仝和陆羽,可说是我国提倡吃茶的有名人物,昔^甚至尊之为茶圣。卢仝曾有一首长歌,谢人寄新茶,其下半首云.
“……柴门反关无俗客,纱帽笼头自煎吃。碧云引风吹不断,白花浮 光凝碗面。一碗喉吻润,两碗破孤闷。三碗搜枯肠,惟有文字五千 卷。四碗发轻汗,平生不平事,尽向毛孔散。五碗肌骨清,六碗通仙 灵。七碗吃不得也,唯觉两腋习习清风生。”夸张吃茶的好处,写得 十分荷趣;因此“卢仝七碗”,也就成了后人传诵的佳话。陆羽字 渐,有文学,嗜茶成癖,著《茶经》三篇,原原本本地说出茶之原、 之法、之具,真是一个吃茶的专家。宋朝的诗人如苏东坡、黄山谷 陆放翁等,也都是爱茶的,他们的诗集中,有不少歌颂吃茶的作品。
制茶的方法,红、绿茶略有不同,据说要制红茶时,可将采下的 嫩叶,铺满在竹席上,放在阳光中曝哂,哂了一会,便搅拌一会,等 到叶子晒得渐渐地萎缩时,就纳人布袋揉搓一下,再倒出来曝晒,将 水分蒸散,再装在木箱里,一层层堆叠起来,重重压紧,用布来遮在 上面,等到它变成了红褐色透出香气来时,再从箱里倒出来晒干,然 后放在炉火上烘焙。经过了这几重手续,叶子已完全干燥,而红茶也 就告成了。制绿茶时,那么先将釆下的嫩叶放在蒸笼里蒸一下,或铁 锅上炒一下,到它带了粘性而透出香气来时,就倒出来,铺散在竹席 上,用扇子把它用力地掮,掮冷之后,立即上炉烘焙,一面烘,一面 揉搓,叶子就逐渐干燥起来。最后再移到火力较弱的烘炉上,且烘且 搓,直到完全干燥为止,于是绿茶也就告成了。
过去我一直爱吃绿茶,而近一年来,却偏爱红茶,觉得酽厚够 味,在绿茶之上;有时红茶断档,那么吃吃洞庭山的名产绿茶碧螺 春,也未为不可。
在明代时,苏州虎丘一带也产茶,颇有名,曾见之诗人篇章。王 世贞句云:“虎丘晚出谷雨候,百草斗品皆为轻。”徐渭句云:“虎丘春 茗妙烘蒸,七碗何愁不上升。”他们对于虎丘茶的评价,都是很高的; 可是从清代以至于今,就不听得虎丘产茶了。幸而洞庭山出产了碧螺 春,总算可为苏州张目。碧螺春本来是一种野茶,产在碧螺峰的石 壁上,清代康熙年间被人发见了,采下来装在竹筐里装不下,便纳在怀里,茶叶沾了热气,透出一阵异香来,采茶人都嚷着“吓杀人香”。 原来“吓杀人”是苏州俗语,在这里就是极言其香气的浓郁,可以吓 得杀人的。从此口口相传,这种茶叶就称为“吓杀人香”。康熙南巡 时,巡抚宋荦以此茶进献,康熙因它的名儿不雅,就改名为碧螺春。 此茶的特点,是叶子都蜷曲,用沸水一泡,还有白色的细茸毛浮起 来。初泡时茶味未出,到第二次泡时呷上一口,就觉得“清风自向舌 端生了。
从前一般风雅之士,对于吃茶称为品茗,原来他们泡了茶,并不 是一口一口的呷,而是像喝贵州茅台酒、山西汾酒一样,一点一滴 地在嘴唇上“品”的。在抗日战争以前,我曾在上海被邀参加过一 个品茗之会。主人是个品茗的专家,备有他特制的“水仙”、“野蔷 薇”等茶叶,并且有黄山的云雾茶,所用的水,据说是无锡运来的惠 泉水,盛在一个瓦铛里,用松毛、松果来生了火,缓缓地煎。那天请 了五位客,连他自己一共六人。一只小圆桌上,放着六只像酒盅般大 的小茶杯和一把小茶壶,是白地青花瓷质的。他先用沸水将杯和壶泡 了一下,然后在壶中满满地放了茶叶,据说就是“水仙”。瓦铛水沸 之后,就斟在茶壶里,随即在六只小茶杯里各斟一些些,如此轮流地 斟了几遍,才斟满了一杯。于是品茗开始了,我照着主人的方式,啜 一些在嘴唇上品,啧啧有声。客人们赞不绝口,都说“好香!好香!” 我也只得附和着乱赞,其实觉得和我们平日所吃的龙井、雨前是差不 多的。听说日本人吃茶特别讲究,也是这种方式,他们称为“茶道”, 吃茶而有道,也足见其重视的一斑。我以为这样的吃茶,已脱离了一 般劳动人民的现实生活,实在是不足为训的。

Copyright © 2014-2019 长沙夜生活网 版权所有  湘ICP备18019884号-9